2008-12-03(Wed)

[露普]不凍港 (普魯士=加里寧格勒 警告)

警告:

普魯士 = 加里寧格勒

被那句“露家唯一不會結冰的海岸呢、難怪露樣都不歸還”萌殺!于是壞掉的阿普和溫柔的露西亞。是超級甜文呢~(←居然是真的呢這個笨蛋 = =)







不凍港


那是,被陽光所眷顧的,即使到冬天都不會結冰的海岸。


伊萬·布拉金斯基坐在院子里的向日葵花壇邊上已經一個下午了。一向不離手的水管斜擱在地上。雖然身子已經有點微微發麻,卻并不準備站起來活動一下。


黃昏把一切都涂成了金色——連伊萬懷里那個人的頭發,都呈現出,琥珀一樣溫暖而柔和的色澤。突然有點明白了,為什么琥珀會被稱為太陽石了呢。于是不自覺地,伸出手輕輕撫摸著,逐漸忘記了本意開始擺弄起來懷中人的頭發。

果然沒多久,壓在腿上的重量便突然消失。睡醒了的時候,會冒冒失失地突然坐起來或者站起來環視四周。這種天生的警覺習慣,是過了多久,怎么養成的呢?簡直和前一秒還趴在地上打盹,下一秒聽到響動立刻肅立吠叫的警犬一樣可愛。


伊萬微笑著站起來,將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抱在懷里。

“睡醒了么?加里寧格勒。”

沒有回答。

但是,一只手卻被牽了起來。手套被摘掉,粗糙的掌心穿來溫暖柔軟的觸感。還真是大型犬只呢,連表達的方式都一樣。

于是,彎下身子,用帶著手套的那只手拿著被摘下的手套拾起水管,沒有帶手套的那只手,則緊緊牽住那個人的手。好溫暖——雖然按正常體溫來說,已經高到低燒的程度了。

可是,很溫暖。

和把剛煮好,用涼水泡過的溫雞蛋拿在手心里一樣的感覺。而且不會涼掉。

真是太好了。


沒有過去的記憶也沒有關系,因為那些都是不好的記憶,傷害人的,被傷害的,統統忘掉才是最好的。加里寧格勒這樣就只是俄羅斯的加里寧格勒,不是別的國家的什么,不是其他人的誰。

太久沒有和別人說話,忘記要怎么開口也沒有關系,只要在俄羅斯叫加里寧格勒這個名字的時候,會跑過來陪在身邊就好。即使不再像一開始那樣用項圈栓起來,也不會逃走。

雖然有點懷念基爾伯特的聲音,不過一想到不會再有語言帶來的欺騙與傷害,這么一點小代價忍耐一下也沒有關系。況且,雖然沒有句子,音節便已足夠,即使再不能聽到詠嘆調似的絕望的哀鳴,如夜曲似的細碎的啜泣與嗚咽更為美妙。


在波羅的海岸,無論從哪個角度,唯一不會對伊萬·布拉金斯基“結冰”的港口。

自出生以來便向往的不凍港。

如今正睡在自己懷里,銀色的碎發被汗水粘在前額,呼吸逐漸平穩下來。

好溫暖。

“加里寧格勒。”

伊萬語氣溫和地,念著那個名字。

——你是,俄羅斯的琥珀。


Fin.









=====

阿普為什么會這么乖?看文就知道了嘛,壞掉了。(被PIA飛

總、總之是HE!(滾!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No title

這...我被"甜文"欺騙到啦~!!!(揍

唔喔喔喔真的是壞掉的很徹底啊阿普@@!!
(為愛不擇手段的露很萌)

一開始還在為阿普居然安穩睡在露懷裡感到某種
異樣的預感...啊啊...!!後面果然是..!!!

覺得露普走前甜後黑驚悚風格好像很有趣(毆

於是我太感動啦!!
雲咩為了我開fc2!!
真是太感謝你啦WWWW

其他文的心得之後補上!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