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9(Sat)

[普独普]速写

基尔伯特穿好外套准备出门。临行前他检查了一遍家里的水电以及煤气开关,确认一切各归其位之后才锁门出发。家中唯一的车一早被基尔伯特的弟弟路德维希开出去上班——基尔伯特沿着人行道边狭窄的台阶走猫步,步伐轻快如跳跃的羚羊。
基尔伯特并不在乎自己走了多久或者多远,在人海车河之中他总能一眼认出路德维希和他宝贝的梅赛德斯。那时他会像在纽约拦出租车一样追着车招手,然后在允许停车的情况下车总会停下来。基尔伯特还没有遇到过路德维希和他的车没法停下来的情况,毕竟他还没徒步走到过高速公路上,而路德维希也从未把车开进过地铁站月台里。

一路上路德维希往往沉默不语,与后座上——自从基尔伯特抢过一次方向盘之后,路德维希就禁止基尔伯特坐在前座——聒噪程度赛过摇滚乐电台的基尔伯特形成对比。基尔伯特有时会边说话边透过内后视镜观察路德维希的表情,有几次路德维希的目光会与之交汇几秒,然后迅速移开。基尔伯特便会打从心底笑起来,但他的嘴角永远弯成新月的弧度,于是这笑容是否发自内心也让他人无从得知。

晚饭后路德维希洗完碗便将自己关进书房。基尔伯特抱着软绵绵的沙发垫蹲到了沙发上,他光着脚,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只抽出一只手拿着遥控器指向电视。他故意将声音调的很大,然后眼光飘向二楼的书房,几分钟之后基尔伯特拿出手机开始玩拼字游戏,电视就那么开着。


前东柏林市区有一栋朴素到几近简陋的公寓内,基尔伯特坐在床上,空空地看着窗外。路德维希不在身边。他知道这一天会来临,但是已过去数周基尔伯特却仍旧无法习惯这种日子。基尔伯特与路德维希朝夕相对的日子百年来屈指可数,而基尔伯特要习惯的是一种他早已习惯的日子,他在怀念一个从未养成的习惯。

基尔伯特醒来,电视仍旧开着,被按到了静音。家里那三条聪明得成了精的狗不知何时占领了沙发前的地毯,战利品包括压在腊肠犬身下的基尔伯特的拖鞋,金色那只口里还衔着遥控器。

有朝一日基尔伯特会被回忆淹死。

路德维希从睡梦中醒来,手机屏幕幽蓝的荧光虽然微弱却足够照亮基尔伯特与自己。基尔伯特侧躺在他身边俯视着,左手轻轻捋着路德维希的刘海,右手举着手机。接下来手机的闪光灯亮了并发出“咔”的一声。基尔伯特扣上手机,撑起身子吻了路德维希。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