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3(Wed)

獨普文字(其實寫得已經不短了)

[獨普]其可休十月三日分明是結婚紀念日
消失了一了百了?軍曹不能太便宜你了這可是個大包袱呢。
——不但不文藝反而很糟糕的題記

路德維希回到家里的時候,屋子里很暗。沒有開燈,電視不時閃爍著切換畫面,但是聲音卻很小。借著這點光亮,路德維希走到沙發旁。啤酒罐子堆了一地半沙發,垃圾堆里蜷縮著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天氣是有些見涼,但是屋子里卻并不冷。
路德維希試探性地推了推他,卻只換來對方縮得更緊。因此,不自覺地簇起了眉頭。
一手搭在自己的頭上另一手放在哥哥的頭上,永遠的三十七度五,正常的低燒。
伸手去拿他手里的遙控器時,基爾伯特卻突然醒來了。手指冰涼。
迷迷糊糊地辨認出是路德維希,便松開手側過身子繼續睡。大概嘀咕了一句,“切,想看就給你”。
隨手將遙控器放到茶幾上,不顧對方的抱怨,將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從垃圾堆里抱出來扛到臥室的床上。一路上,哥哥的手指如果溺水的人一樣死抓著自己的衣服,似乎像要撕破衣服從里面掐出肉來一樣。這個習慣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養成的,也許一直都有,只是他從前沒有機會抱起他。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欲哭無淚的日子多了去了。往早了可以追溯到騎士團時代坦能堡戰役之后去向神圣羅馬帝國求援,結果皇帝陛下回了句件事交給你們全權處理就沒有消息了。全權處理什么?簽字投降成為斯拉夫人的屬國時不要說自己是神圣羅馬的一員么?不過那日子太過久遠,別說細節了就算大概基爾伯特·貝什米特也記不住。
其實無論是身為條頓騎士團還是勃蘭登堡還是普魯士的時候,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欲哭無淚的日子遠比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意氣風發的日子多。無論是輸是贏他總是弄得一身傷回來,不過輸了的話傷得更慘重而已。
雖然從誕生以來就被灌輸服從與安貧的思想,他還是選擇了反抗。反抗到矯枉過正。然后又弄得一身傷……
“真可惜啊,國家的生命力可是很強的。”伊萬·布拉金斯基曾經一邊擺弄著基爾伯特·貝什米特的右手,一邊對他這么說著。雖然基爾伯特·貝什米特當時很想翻白眼,可是卻連抬起眼皮的力氣都沒有。畢竟左手還在輸液中,況且那時候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渾身包得如同木乃伊一樣。

推倒柏林墻的日子是,十一月九日。之前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和他的West已經見過幾次了。那時候他的上司去請求伊萬·布拉金斯基的上司,結果是基爾伯特·貝什米特發現自己和上司都被“老大哥”陸續用300億給賣了。買主不是別人正是路德維希。
“那個該死的混球騙子,”基爾伯特·貝什米特第一次在自言自語時沒有稱呼自己的弟弟為“我家那可愛的West”。唔也許不是第一次,基爾伯特·貝什米特記不太清楚了。

他愛他。

用生命,傾盡所有。

der alte Fritz教會了Gilbert Beilschmidt如何去愛。
Gilbert Beilschmidt用這份愛去愛Ludwig。

純粹地。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記得從前自己也有拿錢砸人強買強賣的日子。不過,比起實實在在的銀圓直接砸起來,West那種拿西德馬克抽對方臉的方法要遜得多。
“真是的什么不好學這套。”
沒人聽得見他的小聲嘀咕。
東西德馬克匯率一比二乃至一比一兌換。結果就是他的人民也把他給賣了。只有路德維希在會后擁著基爾伯特·貝什米特,輕吻哥哥的額頭,對他承諾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想睜開眼睛,路德維希手指縫隙中透出丁點薄光,大部分是讓人安心的黑暗。沒有色素的紅色眼眸對光線十分敏感,因此在光線突然明亮的時候——比如開燈,或者像現在一樣攙扶著拖到開放式廚房的餐桌前——路德維希都會反射性地幫基爾伯特遮光。
因此在看到桌子上除了正餐外醒目的香蕉醒目的可樂時基爾伯特一掃那副沒睡醒的頹廢樣,縱聲大笑了起來。他踢開椅子站起來,拉住路德維希的手開始跳舞。雖然看起來并不怎么像跳舞。接著他站在椅子上,半弓著身子對弟弟致辭。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并沒有注意自己到底說了什么,也許他說的根本就不是有意義的句子。他看到路德維希對自己的行為莞爾,他看到路德維希在微笑。于是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很快樂。

一九八九年的十一月九日,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和激越的人群一起,沖到了柏林墻邊。不管上司的命令,也不顧還正發著高燒的身體。他見到了他的West,這并不是他們之間四十五年來初次見面也不是四十五年來首次重逢。可是這如同一種儀式,基爾伯特·貝什米特走了過去,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帶著路德維希踩在柏林墻的瓦礫上,基爾伯特·貝什米特甚至參加了象征性的推墻活動。

過去、現在、未來。
請一直……

路德維希覺得現在這樣就很好。基爾伯特·貝什米特靠著自己,沉沉地睡著。盡管路德維希更樂于看到基爾伯特清醒時意氣風發乃至喧鬧的樣子。盡管那時候他多半不是在扶額就是在裝做“對不起我不認識這家伙”。但是路德維希,在大多數場合下是喜歡聽基爾伯特·貝什米特高笑著喊“West!”的。
因為,已經習慣了,不是一個人的生活。

親人、兄弟、愛人、半身。

記得按時交團結稅。

Fin

后記:
coldplay 的 Viva la Vida 很殺心啊可惡!
[棒子附身]我要求謝罪和賠償![/棒子附身]
其實coldplay的歌都很殺心,fix you現在聽很適合獨普呢,普獨也合適。
GIRU仔其實把自己都給了軍曹,可是軍曹呢。
現實可不像二次元普憫控少女的妄想那么美好!
普魯士是德意志的普魯士。
德意志是普魯士的德意志?
騙誰啊……
“……再也不是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