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31(Wed)

[独普独]失眠时反而容易做白日梦

厨二发作,慎入(眼神死

=====

——想要回报。
基尔伯特这么想着。但是何为回报?

“阿西,我爱你。”即使用最郑重的语气说出口,也只能换来对方叹着气敷衍着“是是,知道了,我也爱你。”
一如现在。
趴在沙发上的基尔伯特扬起嘴角发出桀桀的笑声,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基尔伯特知道,即使继续说下去也不会有自己渴求着的回答。追问到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一句不耐烦的“如果你真爱我的就给我去打扫屋顶吧!”,之类的话。

“所以,路德维希,老子我可不是爱你。我是想成为你。”
但是,即便这句话真的说了出来,自己的弟弟恐怕还是连眉毛都不会抬一下。不过不排除另一种可能,路德维希黑着脸放下手头的活计,走到他身边拾起他的手捧到脸旁低语,“别这么说。”基尔伯特想象着路德维希一遍又一遍地吻着自己的手腕,低沉的声线像暴雨前从遥远的天边传来闷雷,“别这么说。”

“别担心。”基尔伯特吻着路德维希的额头。因为这是假话,因为基尔伯特并不想成为路德维希。
成为德意志?也许。但是成为路德维希,基尔伯特笑了,那可真是噩梦。一板一眼的傻瓜一个就够了,本大爷可是帅得跟小鸟一样——基尔伯特这么想着。
所以他仅仅是普鲁士,这样就好。
跟国土、政权、甚至人民都没有太大关系,他只是存在着。只要他愿意、只要他基尔伯特还存在,那么他就在这里——哪怕、就算、做个超脱的家里蹲世界人。
这样就好。

落败之后在被围困的城堡中因恐惧而瑟瑟发抖的孩子。
在战场上疯狂地叫嚣着摧毁一切自以为是的疯子。
哪一个是自己?

蜷缩在无人的角落里祈求救赎。
在人群中傻笑着大喊一个人也很快乐。
哪一个是自己?

硝烟和血腥味的肮脏披风。
残留着肥皂味的白色衬衫。
哪一个是自己?

到底,哪一个是自己?


半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向前方伸出手,就那么停在空中——路德维希意识到兄长的这个举动似乎是无意识的——红色的眼睛里没有聚焦。


在接触到自己的床的瞬间基尔伯特醒了过来,抓着路德维希的手猛然收紧,“别……”他对他说。声音几近乞求。
“你在沙发上睡着了。”路德维希索性在床头坐下。基尔伯特顺势靠了过来。
“……这床硬的要死,我要睡你的。”
“两张床一样硬的吧。再说是谁当初执意要买软床垫结果第二天睡得腰酸背痛不得已只好换回原本的‘木板’?”
“那我还是去睡沙发好了……”
“给我安静的躺着!”按着肩膀把兄长重新压回床上,路德维希皱着眉叹了口气,“我不走。”
手覆上基尔伯特的额头,轻轻拨弄着对方前额的碎发,不断地向对方许诺留在身边。

“阿西,”握着路德维希的手,基尔伯特嘟囔着,“你比床板还硬。”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No title

土豆能量再次满格!> <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东西、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回复。不过如果那是某种难以名状的渴望的话……那可就没办法了,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旁边大眼瞪小眼地守着他、不停地重复着永远不分开的诺言,大概能缓解一下这种渴望?可是雨中的干渴要怎样才能解除呢-v-
所以说你们还是合体吧(扶额叹息)

No title

雖然路德比床板還硬但是他比床板要多功能
沒有床板會六點半一到就起來做鬆餅當早餐XD
更不會照顧到其他有的沒的"生理"和心理需求
整體來說--還是個相當不錯的床伴(NOT 床板)
同意樓上S大的結論:你們還是合體吧:P

PS:看到AP大的博...請多保重m(_ _)m
PS2:驗證碼是我生日耶!太棒了XD

Re: No title

TO S酱 :
不是真的想要什么了XD,想要松饼会要阿西去做,想要玩具就去刷阿西的卡,想要合体就直接呀啦那一卡……(被揍)
其实只是失眠时脑内迷迷糊糊白日梦而已了~XD

TO 韵桑 :
多功能床上用品伴侣阿西么XD
正色:其实不是床伴是老公(被揍死了

PS:一周以前感冒就好了~不用担心了哟~扑蹭韵桑~

No title

啊啊这是一个悲伤的找不到自我的人生意义好像只剩下相夫教子没有教子但又好像心怀渴望的家里蹲的故事。
所以你们还是合体吧。
床板好棒~(各种意义上)
我……感冒了

No title

唔唔,多么悲哀中的幸福啊【摸了一把鼻涕
><同被云咩灌了满满一筐子土豆进脑袋
果然果然还是做回自己最棒的阿普TvT
【不过同化什么的想到2个阿西的样子也。。。。唔(抱头

No title

比床板硬←这句话真的没有工口意味吗?

爬过来看着你。

No title

比床板硬……
(带着不明意义的笑容恍惚状飘过…(去死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