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3(Wed)

獨普文字(對不起只有這么點)

短篇完結~咩~



“West今年新年我們應該怎樣慶祝呢?”
“和去年一樣放煙火吧。”
“不行去年放煙火把白鸛嚇的連蛋都沒生一個,今年絕對不行!”
“……白鸛有那么重要?”
“當然我在東邊跟白鸛對了那么久已經對出感情來了!”
“對出感情了?”
“啊。”
“感情連蛋都生出來了?”
“滾。”
結果是最后誰都沒滾,大家決定新年的時候把門一鎖去羅德里希家放煙火。
原因一、他家沒有白鸛。
原因二、可以順便去聽新年音樂會。

如果不是普魯士自由邦了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可以做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如果不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了基爾伯特·貝什米特還可以做勃蘭登堡州,如果連勃蘭登堡州都不是了他還可以去奧地利繼續當他的條頓騎士團。因為他原本就不是普魯士,原本就不是德意志,原本就不是勃蘭登堡。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有時候會問路德維希,“West,我是國家么?”
這是個辨證性很強的問題,又是個哲學思考很深的問題。雖然普魯士在德意志聯邦里是出了名的沒文化,但是并不是說這個家伙真的沒文化。由于日耳曼全家都精神分裂的詛咒,普魯士的名產就是思想家、科學家,以及外逃的思想家和科學家。順便說一下鄰居波蘭的名產是美麗的公主們和嫁出去的美麗的公主們,難怪菲利克斯喜歡女裝和粉紅色和可愛的東西。

——本大爺可是一直活的好好的,即使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即使流著淚說一個人很快樂還是活的好好的。

下次去給弗里茨老爹掃墓的時候帶上一筐土豆吧,土豆花其實也挺漂亮的。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