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6(Fri)

[土豆一家]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变成兔子了

大家,我爱兔子!尤其爱吃。
顺说这篇是整理U盘时看到的去年的东西,近期会有土豆家之兔子三部曲吧……(被揍

警告:
文很无聊。(趴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变成兔子了



那是一个晴朗而明媚的夏日早晨。

路德维希做完早餐去叫基尔伯特起床。这并不是路德维希平日的例行工作之一,因此他还没来得及摘下小鸟围裙。虽然三人的早餐总是两人准时一人迟到,但是毕竟迟到的并不是基尔伯特。

“哥哥,起床了。”路德维希边说着边在门上有节奏地扣了三下。
没有回音。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握住门把向下转动,“哥哥,我进来了。”
开门的瞬间,有微风拂过,窗子没有关,杂乱的书桌和叠得整齐的床铺形成强烈的对比,毛绒绒的填充玩偶堵在门口,一不小心就会踩到。整个房间,既拥挤,又空荡荡的。基尔伯特并不在房间里。
真是奇怪了,早餐还没有吃,招呼也没打,这么一大清早的到底会去哪里?——路德维希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地朝着窗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啪嗒。
有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路德维希停下脚步回过头。声音是从床底下传来的。
难道是哥哥睡得乱七八糟掉下了床?不,从床铺的整齐程度看来,说不定昨晚又偷喝啤酒喝到醉倒睡在地上了吧……
——这么想着,路德维希不禁皱起眉头。
“哥哥,别闹了,你想日后我对你下禁酒令么?”
猛然掀起床单,路德维希并没有如预想一样看到一个宿醉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相对的,他看到一只毛绒绒的兔子。
对,兔子。
并不是绒毛玩具,而是活生生的兔子。
……路德维希暂且不思考为什么一只真正的,活跳跳的兔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兄长的房间里。

在费了些工夫把兔子从床底下弄出来之后,路德维希注意到和兔子一起勾出来的一条铁十字项链。胃部猛然传来抽搐的感觉。
路德维希正在努力往好的方面想。正像胃部不适大概是没吃早餐的缘故,这只兔子大概也不过是一只兔子而已。路德维希看着在怀里不安分探头的兔子。白色的短绒毛,红色的眼睛。
“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把路德维希从站着思考直至死亡的倾向中拯救出来。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站在门口看着这幅诡异的场景——穿着小鸟围裙的高大男人怀里抱着一只兔子,兔子身上还挂着一条铁十字项链。

总而言之这肯定不是新的行为艺术。

自打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和路德维希以及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同居以来,每天早餐的餐桌上必定是二缺一。并不是说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一定会迟到,只是“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在从卧室到餐厅的途中没有迷路”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也就是在大量重复试验中出现频率无限趋近于零。
对于从卧室到餐厅只有一条走廊一个楼梯连弯都不用拐一个的路,罗德里赫是怎么能走出30分钟来,这至今还是一个迷——正如同为什么他做饭有如定向爆破一样是一个迷。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曾对此发表以下评论:
“嘿小少爷你是怎么从这儿钻出来的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家里有虫洞呢!”

——说不定真的是从虫洞里钻出来的……
看着门口的罗德里赫,这个念头在路德维希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只是来叫哥哥起床。”
“真是有趣了,今天居然是笨蛋先生自己迟到了。”
“……不,其实你也并没有准时。”路德维希皱着眉头嘀咕。
“您说了什么?”
“啊……没有。”
“那么,这是……”罗德里赫盯着路德维希怀里扑腾得正欢的兔子。
“这是兔子。”
“……”
“……”
路德维希看着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模样像极了在房间里偷偷饲养小动物结果被母亲抓了个正着的孩子。当然,也仅限于“像”而已,因此接下来并没有出现愤怒地训斥着“丢出去”的罗德里赫和死抱着兔子不放手哭成一团的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简洁地向罗德里赫做了说明。

“……那么您的意思是,您手里的那只兔子,就是那位笨蛋先生?!”
“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对于罗德里赫那近乎莫名其妙的结论,抱着兔子的路德维希近乎吼了出来。胃部的不适感更强烈了。
与之前相同,路德维希倾向往好的方面想。胃部的不适一定是因为早餐拖得太久了,因此即便是英国现在穿着里约热内卢的狂欢服装扭着桑巴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只兔子也只不过是一只兔子而不是他的哥哥。……但若是不列天呢?
路德维希痛恨自己的思维跳跃能力。
“这只是一只兔子。”
“您要怎么解释那个奇怪的铁十字项链?”
“人是不可能变成兔子的。”
“国家能以人类的形态出现么?”
“呃……”
“但是放心吧,笨蛋先生。”罗德里赫凑近路德维希怀里的那只兔子。白色的短绒毛,红色的眼睛。“我只是叫您不要胡思乱想,这一位,明显只是一只兔子而已……”
话音未落,那只“只是兔子”的……兔子,突然从路德维希的手中挣扎了出来,一口咬住了罗德里赫头上不断摇摆以示赞同的玛利亚采尔。
“哥、哥哥!”路德维希手忙脚乱地托着兔子。
“请、请松口您这位笨蛋兔子先生!还有那位笨蛋先生这只是兔子而已!”
“但是会做出这种举动的兔子、呸、我是说,会做出这种举动的怎么想都只有——”路德维希举着兔子向罗德里赫解释。
“——您这笨蛋先生!先帮忙把这只笨蛋兔子先生从我的头上弄下来!”

如何确定这只兔子是不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呢?它——或者还是用回“他”吧——他身上缠着铁十字项链,他一见罗德里赫就咬玛利亚采尔。连路德维希试探性倒给他啤酒,居然也一不犹豫二不客气地喝了下去……
不不、让我们先把路德维希为什么会给兔子喝啤酒这个问题放到一边,继续回到:如何证明一只兔子不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或者就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别跟我提那只猫。”
路德维希心有余悸地看着欲言又止的罗德里赫。

“哪只猫?”
正当路德维希与罗德里赫正对着一只兔子一筹莫展的时候,基尔伯特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身后。诚然,这与虫洞无关,基尔伯特也不是幽灵——平日罗德里赫最多头也不抬地丢出一句“您来了”,但是在被一只兔子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的情况下,就算是周身只围一条黑色围裙的醉鬼亚瑟拎着酒瓶狞笑着逼近,他们大概也只会在后脑勺与瓶子接触的瞬间才反应得过来吧。
“您、您这个笨蛋先生刚才干什么去了?”
“啊?四眼仔你瞎了吗?当然是拿报纸去了。”基尔伯特扬了扬手里的早报,“你们今天还想就着伯利兹的口水和布莱奇的牙印玩拼字游戏?”
“那么这只兔子?”
“我怎么知道?你们刚才不是在说猫么为什么会抱着只兔子老子才想问咧。”
“这只笨蛋兔子先生出现在您的床底下。”
“是么?可能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进来的吧。”
“它会喝啤酒。”
“奇怪么?我还见过翻垃圾的野兔啃炸鸡。”
“至于这条铁十字项链?”
“哦哦,阿西你在哪儿找到的?今早大爷我翻了半天都没找到。”
“请解释一下它为什么会咬玛利亚采尔。”
“啥?这项链咬了小少爷?”
“……我说的是兔子。”
“这谁知道啊?!”基尔伯特把报纸拍在餐桌上,“等等,”兔子、啤酒、铁十字、呆毛——他似乎对刚才那一连串不着边际的问题有了点眉目,“你们这两个傻瓜以为本大爷是那只兔子——不、应该是、以为那只兔子是本大爷!”
“确切的来说……”看着强忍笑意的兄长,路德维希一时不知从哪里解释起为好。

三分钟后。

“你们到底有多蠢啊?!本大爷怎么可能变成兔子啊桀桀桀桀!”
扶着路德维希的肩膀,基尔伯特笑成了一团。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No title

可恶原来没有变成兔子么!!!呜呜呜那么就把这只找到铁十字有功(?)的兔子养起来供着吧TvT(喂
顺便好奇求那只猫的详情?XDD
会喝啤酒还会咬玛利亚采尔的兔子真是棒呆了!难怪认错了呢=v=(被揍
顺说,认为项链才是咬人主语的普君也真是太可爱了!XDDDDDDD(打滚

Re: No title

抱住阿蓝蹭蹭~
关于那只喵嘛www
——如何论证一只兔子是基尔伯特还是不是基尔伯特?
贵族:这只兔子处于既是基尔伯特又不是基尔伯特的状态,你抱着不是一只兔子而是一团叠加态的概率云……
阿西:薛定谔退散。(眼神死

No title

原来是薛定谔!(爆笑
其实果然啊,把兔子放回床底下然后关上门,在打开门之前谁都不知道里面的到底是兔子还是基尔伯特先生嘛(被揍死
继续笑得滚来滚去,呜呜太可爱了>w<

No title

薛定谔哈哈哈哈
不重点其实是“呜呜不是坑呢真好TOT”(见惯了TBC的...
看到那句“你们以为本大爷是什么”就想起Myh姑娘的短漫“只要是哥哥的话,怀孕也没有问题哦”(够了)…………大家都觉得阿普有神的体质对吗!TvT
(被暴欧致死

No title

薛定谔的猫【一直捶桌子笑】
果然那個超蠢的實驗多么具有諷刺性-_,-|||Sheldon好棒
fin太可惡了!其實我還想到某“純情”少女漫畫的…………
--無聊的分割線----
性格大換轉,然後阿普真的變成了兔子了,而兔子是阿普,“他”又跑出去吃草了【阿西的胃痛臉】

不過無論是鐵十字還是會喝啤酒這點,很多兔子很難辦到,重點是咬著貴族的敏感線[哼唧]讓人很容易明白,阿普平時的行動太容易理解了【咦?】

期待下一篇兔子文><【躺平等被阿普兔踩死】
順便可以授權畫點插圖進去么

No title

我好想看愤怒地训斥着“丢出去”的罗德里赫和死抱着兔子不放手哭成一团的路德维希……(被揍死了)
云咩请给俺更多的兔子>_<

Re: No title

TO 阿蓝:
应该说、果然是薛定谔www
阿西这个有力的观察者令那团概率云塌缩成一只兔子!(阿西:你有完没完...

TO 阿杆:
神的体质是什么体质啊?!(爆笑)
虽然都觉得这家伙发生变异的概率比较大吧www(PIA飞

TO AP子:
插图什么的无论何时都欢迎哟!QvQ~
顺说那只不是哥哥的兔子一只在踢阿西XD

TO S酱:
S酱欢迎脑补哟~=v=
接下来兔子会大量发生www

No title

可能是操作失误所以昨天没能成功留言?
就是关于:白兔是MWI 里的基尔伯特会导致通往Hilbert-空间(个头)的虫洞出现,柴郡猫的眼睛是琥珀色,这样的猜想。
还有我找到日更的填字游戏的网站了,尽管有点难。以及Muh阿姨的更新感觉像一只写有“1947”的不透光深色正六面体。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