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3(Wed)

日耳曼一家歷史有愛妄想談

歷史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混亂且殘酷的,但是我們可以用大黑塔利亞宇宙精神來萌化之,于是,便有了以下的東西……

一、關于羅馬爺爺和日耳曼爺爺的過往情史(誤)

滿頭呆毛的工口爺爺羅馬帝國和金法碧眼美人(或者說,不欠扁版菲利克斯……口胡,本家那兩張臉除去表情有什么區別啊?!)日耳曼的關系,其實從來就沒有好過,即使被工口爺爺強行拖上床的時候,日耳曼想的也是——如何敲暈這個混蛋再打劫他全家然后逃跑……
不過,就是在長期的打是親罵是愛(?)的詭異關系下,竟然養成了日耳曼的羅馬情節,很有醬普漫畫里兩個傻瓜互相對K之后竟然相視一笑“你很不錯嘛”“你也很不錯嘛混蛋”的氣場(誤大了),于是子神羅對子意呆那看起來沒有緣由的迷戀,也就找到了根源。(好牽強)
至于工口爺爺和金發美人的初次見面,有很多種說法,由于工口爺爺的寫作水平和八卦傾向,我們不能像看不但寫了自己的事情還順便記載了和鄰居吵的每一場架和弟弟們的生長觀察錄耀君日記那樣,知道當時事件的全貌,但是,這么不明不白的情況,才是“妄想”補充的好時機啊!(才怪)
個人比較傾向的說法是,日耳曼人是因為一場臺風等級的天災,才從北歐南下到歐洲大陸北部定居的,后來因為種種原因,或者說叫命運的必然,他們,相遇了……(←你根本沒說清楚好不?)
請想象一下以下場景——
年輕時代的工口爺爺,在想往北邊發展,但是又覺得“好冷啊好陰森啊,反正要來沒什么用,就插個標簽說是領土但是選擇性無視好了”,正在妄想的時候,突然有個金法碧眼的美人(不是國家,當時日耳曼是部落統稱)從樹叢里有些狼狽地跳出來。兩個人對著看發呆片刻,然后金發美人選擇先開口,“打劫。”
這是,多么有愛的場面啊。(←你審美正常一點好不?)


二、關于軍曹小時候其實是空氣小透明(誤)

和“你誰啊?”的空氣君馬修的透明情況不同。
如果說,加拿大的透明在于——
“誰啊?”
那么,德意志的透明就在于——
“在哪里?”
……這還真是跟相聲一樣。
“誰?”
“在哪里?”
軍曹的親戚們,從馬鹿普憫到工口貴族,雖然都是在那一片區的一大家子,但是,卻都各自為政,一大堆小的諸侯國以片區為單位,普魯士、巴伐利亞、薩克森、奧地利……雖然都叫德意志,但也都不叫德意志,于是年幼的路德小時候,其實是因為沒有房子的問題,經常被感嘆“在哪里?”
“我問柏林人,他們會告訴我這是普魯士,我問維也納人,他們會告訴我這是奧地利,德意志,你在哪里?”
不過幸好,普憫哥哥一直帶著弟弟,后來在俾斯麥上司的努力之下,路德弟弟終于有房子住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基爾:現在輪到我沒有房子了啊!可惡!我一個人也會很開心的![←誤大了……不要相信啊……])


三、關于唯一愛著普憫的親父的可愛一面的八卦(誤)

親父=弗里茨老爹=腓特列二世
這個,想必大家都知道,于是便也不廢話了...(被毆打)
但是,GOOGLE、百度、WIKI上的官方解釋,卻都忽略了老爹有趣的八卦呢。比如,老爹小的時候體弱多病又喜歡撒嬌,被自己的父親罵“太嬌氣”,生氣的時候還被鞭打過(TAT)……而且老爹年輕的時候,是非常美麗的!從畫像來看,小時候就是個粉嫩嫩的弱氣蘿太,隨著年齡的增長和發生的一些悲劇,傲嬌氣質逐漸被磨成了憂郁氣質,即位后到晚年,由于過于勤奮和不注意保養,徹底地神經衰弱了……
不過老爹的脾氣倒是一輩子都很火暴,也很少與人親近,甚至被人形容為“手里揣著錢包,同時漫罵家里人不努力工作的農民老爹”,不過這點用大黑塔力量萌化之后,卻是非常有愛呢。請想象一下基爾想偷懶的時候老爹拿著手杖敲玻璃,大吼“工作啊!!!”的樣子。
老爹是全才,這個也是被津津樂道的事,喜歡跳舞、長笛上很有造詣、繪畫也非常有風格、字很漂亮但是多數情況(包括公函)寫得都非常潦草、會說多國語言、軍事和政治都很有才干……不過,老爹的火暴脾氣和不亞于伊萬的任性程度,也催生了不少令當事人哭笑不得,但是后人看著非常愉快的八卦。比如,老爹有個嗜好是,完全無視客人的意愿,強迫客人當自己的肖像畫模特,然后再強迫對方買下那幅水準很難評述的畫。還有,在發布的敕令里規定,如果一個農民種不到六棵橡樹和六棵果樹,就不允許結婚。
接下來,我們要從XQ方向上八卦一下老爹……(對不起)
老爹小時候,雖然是傲嬌且病弱的貴公子,但是叛逆這點來看,卻是繼承了普憫上司一家的一貫風格,就是——兒子和爹的作風必定迥然不同,如果父親喜歡奢侈享受霍金如土,那么兒子一定克己奉公勤儉持家,反之亦然。子代就像是親代的矯枉過正版(……這是帕省最菜傳說么?[←不明白的請選擇性無視這句])。老爹的父親后宮龐大情人若干,而老爹卻沒有留下一子半女,而且對情欲也沒什么興趣,根據描述,老爹對音樂和繪畫的興趣遠超過對自己的妻子,即使是死后也希望離愛犬的墳墓近點而不是愛妻的埋骨之地。
話說回來,普魯士帝王的執政風格是專制又充滿偏見和歧視的,但是,“在這位國王的統治下,同性戀者并不會受到迫害”光這句就夠云咩我這樣妄想狂HIGH很久了~歷史界現在還不能對老爹到底是不是同性戀下定論,那么,這可以理解為——不能否認老爹是GA……哎呀(被天上掉下來的拐杖砸中)。
可是無論怎么說,老爹的一生都給了一個家伙,那就是,馬鹿普憫。
最后說一下老爹年輕時發生的一場悲劇好了,就是這個事件使小弗里茨從傲嬌公子變成了神經衰弱憂郁同時火暴性子準國王。
[以下內容引自萬能的WIKI]
“1730年他嘗試和朋友漢斯·赫爾曼·馮·卡特通往到英格蘭。但以失敗告終。他們被囚禁在現在德波邊境的小鎮昆斯特林(德語:Küstrin),在那,卡特被處決。究竟腓特烈是看到還是只聽到行刑,目前還有爭議。”
[/以下內容引自萬能的WIKI]
年輕的叛逆的美人小王子試著和好友私奔到亞瑟家(無誤),結果失敗被捉雙(誤),囚禁在塔樓里的小王子被逼著親眼看著“自己重要的人”套上絞索,處以極刑……從那之后小王子乖乖地回到了皇宮,繼承國家。
真是,悲劇啊!(←不要用那么狗血和HIGH的語氣來說這句好不?)


四、關于山窮水惡出刁民(誤很大)

日耳曼系一家子,無論是軍曹路德、馬鹿普憫、傭兵瓦修,還是工口貴族羅德,在打起仗來方面,都繼承了日耳曼爺爺的彪悍,如果是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日耳曼一家子絕不會輸。但是,因為自身的別扭性格和囧上司的緣故,他們經常因為“沒有朋友”而被圍毆……況且,軍曹那時候還有意呆利要照顧,于是,其實費里西安諾小子,你才是同萌軍最大的秘密武器吧?
咳咳,其實我想表達的是,日耳曼系一家子之所以這么彪悍,跟那句全球通用的諍言(?)有關——“山窮水惡出刁民”(誤)。
這個,還是要從日耳曼爺爺那個時代八卦起……(你夠了啊喂)
日耳曼爺爺的故鄉,是北歐諸島/半島,或許因為人口,或許因為自然災害等種種不可考原因,金發美人日耳曼爺爺來到了歐洲大陸,也就是歐羅巴半島北部。那時候,北部跟南部相比,被大量的森林覆蓋著,土地也并不富饒,從貧窮的家鄉逃出來的日耳曼爺爺來到的是一個“又冷又陰森,到處都是野獸,光照時間不足,只有黑面包和苦澀的淡酒”的這種鬼地方。
于是,住在被森林和山脈所分隔的歐羅巴半島北部的日耳曼爺爺,十分向往南方陽光溫暖的地方,甜酒、蜂蜜、白面粉,以及,安逸的生活。
于是……
于是這么悲涼地講下去就不是愛與萌的大黑塔利亞宇宙了。(你好了啊喂)
于是,請大家想象以下畫面。
因為自家被臺風吹了于是不得不露宿在冷颼颼陰森森的北部森林里的金發美人日耳曼爺爺,一邊把熊啊狼啊等猛獸PIA飛一邊想象著,“南方一定會暖和一點吧”一邊往南走,在和熊與狼的戰斗中(?)作風愈發彪悍,同時衣物也愈發破爛(?)。
直到走出森林看到第一縷并不怎么溫暖的陽光時,發現想象中的天堂已經有了工口爺爺羅馬和工口爺爺的笨蛋情人高盧,他會做什么呢?他會怎么做呢?
當然是,拿起斧子/劍,說出那句讓羅馬爺爺在天國也無法忘懷的——“打劫。”
其實在日耳曼一家子里,偏南的工口貴族比北邊的馬鹿普憫更加和平,放眼大黑塔宇宙,廢柴意呆跟廢柴法叔在戰場上目不忍睹的表現,以及為什么露西亞能成為大水管魔王……古語有云,“生于憂患,死于安樂”,我們來把這句話翻譯成更大黑塔利亞宇宙語言——“山窮水惡出刁民”。


五、關于親父,普憫,土豆(無誤……第一次寫出無誤的東西,好感動...[←喂!])

既然上一個八卦有點沉重(沉重么?),那么,下面我們就來八一八不那么沉重的東西。
那就是,普憫和軍曹的土豆情結~
土豆這種東西,傳到歐洲的時候比較晚,沒有辦法畢竟是比加拿大更透明的南美洲傳過來的東西……
傳說什么大家直接去GOOGLE德國 土豆(空格注意),我們直接來用萌之力看待以下事件。
首先要告訴大家的是,普憫家的土地其實很貧瘠,光照又不充足,平時勉強吃飽,但是一遇到瘟疫啊自然災害啊,就要餓肚子了。(好可憐,怪不得長不高)但是,這樣的土地上土豆真的好生長又有營養,而且最重要的,土豆便宜。
好了,接下來我們可以想象以下情節了~
叫著“好餓啊”還挑食的普憫,一開始并不喜歡土豆,不,可以說是討厭土豆,但是,對并沒有吃過,甚至還不知道味道的食物憑著自己的嗜好以及審美輕易地否定,這點還真是可愛啊……(不是重點,對不起)
“吃一點嘛……”
“不要!”
“如果再這樣的話我就在法律里規定你必須吃土豆!”
“這是什么爛鬼規定啊?!”
“乖,就吃一口……”
“……好吧。”
吃一口。
“好吃么?”
“……”
快速吃掉。
“再、再來一碗!”
順便說一下,歷史上,親父真的有立法規定過,農民必須拿自己十五分之一的土地來種土豆。
如果西班牙親方手里拿著西紅柿,米國最愛藍藍路,而北意呆的意大利面情結無藥可救的話,軍曹和普憫就該人手一個土豆。
不過事情一定會發展成這樣——
“哎?路~德,你手里拿著的是什么啊?”
“啊,這個是……”
“啊啊啊!不要對我扔手榴彈啊我今后會勤奮訓練走在路上也不會偷懶調戲野喵騷擾女孩子了請你原諒我啊不要傷害我!!!!!”
“喂!回來啊笨蛋!你給我看清楚!這個是土豆了!土豆!”


六、關于法叔以及意呆利的廢柴起源假說(誤大了,千萬不要信)

故事,還是要從工口爺爺羅馬說起……
生活方式個人作風亂七八糟的羅馬爺爺,有一個非常喜歡的情人,那就是,戰爭廢柴——高盧。
其實兩人的相遇要更加搞笑,有一天,羅馬爺爺在向西邊積極擴張的時候碰到了一個,笨蛋(沒有誤),在享受和美食上一點問題都沒有,甚至可以說是天才,高手高手高高手,但是在看到拿著劍的羅馬時卻手忙腳亂,甚至發生了左腳絆倒右腳的事。
于是,羅馬爺爺便走過去,伸出手,扶起了這個笨蛋。
本來,應該是狗血而萌與愛的,類似軍曹與意呆的相遇...——但是,如果真是這樣,那就不是工口混蛋羅馬爺爺了。
因此,下面的情節朝著更加詭異的方向發展了。
“好,從此之后你就叫高盧了!”羅馬對懷中的笨蛋說著。“哎?哎哎哎???”“你不用感謝我了,如果你一定要感謝我的話,到我家里來做我的情人好了。還可以幫忙做家事哦~”
說完,推倒,黑屏,字幕。(茶[←茶你個頭啊?!])
于是,兩個人便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完全不對啊好不!)
雖然身材高大,武藝也不錯,而且頭腦很聰明,但是在戰爭上高盧卻不是一般的廢柴,每次被日耳曼打劫了就哭著去找羅馬,在羅馬戰斗的時候負責在后面搖白旗(咦這行為好熟悉),或者在羅馬打贏了之后用樹枝敲羅馬的頭,希望能得漁人之利(咦這行為也好熟悉)……當然,最后自然是被工口羅馬拖到床上好好教訓一頓,然后哭著說再也不會了,可是最后還是同一個德行。
[以下內容引自萬能的WIKI]
“古羅馬時代高盧人曾經廣闊的分布在歐洲并分成了兩族,除了住在法國的高盧人,還有一部分居住在意大利北部的平原,其他的高盧人移民到了在現時西班牙的Hispania。”[/以下內容引自萬能的WIKI]
現在的法叔,是日耳曼爺爺(爺時代)的兒子法蘭克(親時代)的孩子,但是,很明顯是繼承高盧的戰爭廢柴血統多于日耳曼家的彪悍血統。
而意呆利……
——“讓自由的白旗,飄揚起來吧!”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