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31(Wed)

[独普独]失眠时反而容易做白日梦

厨二发作,慎入(眼神死

=====

继续阅读

2010-03-25(Thu)

阿普地球歌心得

死大夫快向原曲以及普控们道歉。道歉!

这首歌的名字其实叫做:
《普鲁士地球歌原曲的消失》

怎样的抖M才会把这种东西放进MP3里啊?
放进去被听到的话会被怀疑品味的吧?
死大夫不要小看摇滚乐啊!
2010-03-06(Sat)

kink memo repo·renew

hetalia kink memo,一个大家脸上都蒙着黑色包袱布的地方——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简介:

request式的匿名LJ,站长开一座楼,蒙面的大家把想看的request回在里面,request一般是我想看谁和谁和谁谁谁为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做什么,这种五个w一个h的一段简短描述。什么都可以,大部分是稀奇古怪与冷僻的CP与bunny(点子),比如普鲁士X奥地利……的钢琴,甚至德意志XShamWow you know the Germans always make good stuff...(笑),etc.从前在其他LJ看过兔子农场(bunny farm)的大概会知道。

当然不但可以提出request,还可以fill request,所以其实里面在有很多肉的时候,也有很多精品,同时也有很多十万伏特的皮卡丘(喂)。

美中不足就是检索方式有点蛋疼,不过好在站长有很勤快地登记。记得多戳fill index或List of Requests/Fills这种东西。很快就能像熟悉Linux一样抖M地、边咬牙切齿边熟练地检索了。

repo定期更新,祝大家、武运昌隆!

(当然FF、其他LJ里值得repo的文也会更新在这里.)

继续阅读

2010-03-01(Mon)

[独普独]生活伴侣

“West,和我结婚!”
十年前,基尔伯特扯着路德维希的领子,咬着牙挨个蹦字儿。还未等对方回答,便一把将弟弟推开,直奔冰箱,“香蕉!啊啊你个小资本主义杂种,过得还挺不错嘛!”。

那句话让路德维希至今难以释怀——不,不是指香蕉和资本主义那句。

“哥哥,我们结婚吧。”路德维希站在门口,郑重其事地对趴在床上玩GBA的基尔伯特说。
“比起结婚,West你先去把门修好。”基尔伯特煞有介事地回答。
“家里哪扇门出问题了么?”路德维希皱起了眉头。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家里的橡木门每一扇都结实得很,前门自打加装了军用防爆门之后更是除阿尔弗雷德之外没人能徒手踹飞。
“大概吧,”沉迷于游戏中头也不抬的基尔伯特翻了个身,把掌上游戏机放到一边,对着路德维希吊起了嘴角,“如果不是有哪扇门坏了,你的脑子怎么又会被夹到呢?”
醒悟到兄长是在变着法子骂自己“脑子被门碾过”,路德维希有些懊恼地关上房门,朝着基尔伯特的床走过去。

“你是傻瓜吗?我们不是早十年就结过婚了。”基尔伯特张开双臂,从背后环住了自己在情感表达上有些笨拙的弟弟。
“不、不是那个意思哥哥,我是说,去登记。”路德维希抚摸着基尔伯特的手,头微微后仰,与对方的头靠在一起。
“结婚证现在还在外交部里摆着呢。”基尔伯特不凉不热地回到。
“我说的不是统一条约!”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原本就搭在一起的手,在彼此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已经将对方按倒在床上,“我是说、生活伴侣登记法,今天就开始生效了。所以我想找个时间,和哥哥一起……”随着越来越红的脸,路德维希的后半句也越来越小声。
“哈?生活伴侣登记法?那是什么?”基尔伯特不咸不淡地回到。

一时气氛全无。

“你最近也、看看除了游戏攻略以外的东西吧!”路德维希的脸色由红转黑,放开了一直掐在基尔伯特手腕的双手,“毕竟十年前哥哥你可是亲口向我求婚的啊,”无视对方不紧不慢的一句“啊?老子有说过吗?”,路德维希揉了揉太阳穴,“虽然想要结婚的心情是和哥哥一样的,但是毕竟都是同性,没有办法给哥哥一个名分——”
“——啊那不重要了反正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过了——”基尔伯特笑着打断。
“——闭嘴听我说完!”青筋暴起的路德维希强忍着掐死拼命忍笑的基尔伯特的冲动,“咳、总之无法完成哥哥的心愿,令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深感愧疚……”
“West,即使是同性伴侣登记法,里面应该也没有同意近亲婚姻这一项吧?”基尔伯特(憋笑憋到)颤抖地冒死打断,“我们在户籍上,可是兄弟啊。”但是,路德维希却并没有像预想般怒气满顶然后摔门而去,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突然松弛了下来。
“没事的,”路德维希的手抚上兄长的脸,“虽然在户籍上是兄弟,可是我和哥哥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吧!”虽然这也是大实话,但是被自己的弟弟亲自捅破那层窗户纸,基尔伯特还是如同脑袋上被打了一平底锅,“我们之间的血缘最多是一个德国人和另一个德国人,如果这都算是近亲的话,那么欧洲人岂不是只能和亚洲人通婚了!”没有发觉兄长异样的路德维希,像是迫切地保证着似的继续说着,“如果户籍的关系让哥哥觉得困扰,那么我明天就去申请解除兄弟关系……”

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落下来了。
基尔伯特扯着弟弟的领子——

“路德维希……你到底……有多蠢啊?!”



FIN.

继续阅读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