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5(Mon)

[獨普]Verdammt Ich Lieb Dich(DV警告,暴力、血、人物崩壞以及露樣偽客串注意)

[獨普]Verdammt Ich Lieb Dich(DV警告,暴力、血、人物崩壞以及露樣偽客串注意)
版權聲明:轉載時請以超鏈接形式標明文章原始出處和作者信息及本聲明



文的名字那種東西請無視掉...

---------



继续阅读

2008-12-03(Wed)

[普獨普お題指定] 空薬莢

請原諒我把這么有愛的題目寫成這樣,莓草桑,syuka神我對不起你們……(謝罪)



继续阅读

2008-12-03(Wed)

普獨普お題指定

普獨普お題指定

01 空薬莢 空彈殼

02 壊れないものを知ったから 因為知道有毀滅不了的東西/因為知道你無法毀滅

03 失う色 失去的顏色

04 閉塞と開放 閉塞和開放

05 せめて 至少

06 せがむように病めるように 央求一般病態一般

07 瞳の中に空を閉じ込めて 把天空鎖進眼瞳

08 ひとつの終焉のかたち 一個臨終之軀

09 あかい花の舞い散る夜 血色花朵飄舞的夜晚

10 明日に響く鼓動 響起于明日的鼓動





拜托syuka幫我翻譯了一下,莓草拿過來的題。

總覺得,很合適……

因此,這10題算在同一個AU里,與其他文割裂開來單獨看。

有點小崩壞+單相思……

不過目前為止寫得還沒那么嚴重。望天。

可是大綱一總結出來——喂,這簡直是Giru仔崩壞全記錄嘛!

如果看了之后想說“軍曹混蛋!”的請不要罵他,軍曹是無辜的QAQ。請來罵云咩我這個笨蛋……(喂你夠了!

總之,就是這樣~

下面會一篇篇完成的!> <
2008-12-03(Wed)

[露普]不凍港 (普魯士=加里寧格勒 警告)

警告:

普魯士 = 加里寧格勒

被那句“露家唯一不會結冰的海岸呢、難怪露樣都不歸還”萌殺!于是壞掉的阿普和溫柔的露西亞。是超級甜文呢~(←居然是真的呢這個笨蛋 = =)







不凍港


那是,被陽光所眷顧的,即使到冬天都不會結冰的海岸。


伊萬·布拉金斯基坐在院子里的向日葵花壇邊上已經一個下午了。一向不離手的水管斜擱在地上。雖然身子已經有點微微發麻,卻并不準備站起來活動一下。


黃昏把一切都涂成了金色——連伊萬懷里那個人的頭發,都呈現出,琥珀一樣溫暖而柔和的色澤。突然有點明白了,為什么琥珀會被稱為太陽石了呢。于是不自覺地,伸出手輕輕撫摸著,逐漸忘記了本意開始擺弄起來懷中人的頭發。

果然沒多久,壓在腿上的重量便突然消失。睡醒了的時候,會冒冒失失地突然坐起來或者站起來環視四周。這種天生的警覺習慣,是過了多久,怎么養成的呢?簡直和前一秒還趴在地上打盹,下一秒聽到響動立刻肅立吠叫的警犬一樣可愛。


伊萬微笑著站起來,將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抱在懷里。

“睡醒了么?加里寧格勒。”

沒有回答。

但是,一只手卻被牽了起來。手套被摘掉,粗糙的掌心穿來溫暖柔軟的觸感。還真是大型犬只呢,連表達的方式都一樣。

于是,彎下身子,用帶著手套的那只手拿著被摘下的手套拾起水管,沒有帶手套的那只手,則緊緊牽住那個人的手。好溫暖——雖然按正常體溫來說,已經高到低燒的程度了。

可是,很溫暖。

和把剛煮好,用涼水泡過的溫雞蛋拿在手心里一樣的感覺。而且不會涼掉。

真是太好了。


沒有過去的記憶也沒有關系,因為那些都是不好的記憶,傷害人的,被傷害的,統統忘掉才是最好的。加里寧格勒這樣就只是俄羅斯的加里寧格勒,不是別的國家的什么,不是其他人的誰。

太久沒有和別人說話,忘記要怎么開口也沒有關系,只要在俄羅斯叫加里寧格勒這個名字的時候,會跑過來陪在身邊就好。即使不再像一開始那樣用項圈栓起來,也不會逃走。

雖然有點懷念基爾伯特的聲音,不過一想到不會再有語言帶來的欺騙與傷害,這么一點小代價忍耐一下也沒有關系。況且,雖然沒有句子,音節便已足夠,即使再不能聽到詠嘆調似的絕望的哀鳴,如夜曲似的細碎的啜泣與嗚咽更為美妙。


在波羅的海岸,無論從哪個角度,唯一不會對伊萬·布拉金斯基“結冰”的港口。

自出生以來便向往的不凍港。

如今正睡在自己懷里,銀色的碎發被汗水粘在前額,呼吸逐漸平穩下來。

好溫暖。

“加里寧格勒。”

伊萬語氣溫和地,念著那個名字。

——你是,俄羅斯的琥珀。


Fin.









=====

阿普為什么會這么乖?看文就知道了嘛,壞掉了。(被PIA飛

總、總之是HE!(滾!
2008-12-03(Wed)

獨普文字(砂糖)

獨普文字(砂糖)


H子說要治愈。

咩我自己也需要治愈。

于是有了這篇。好甜的,大家看的時候推薦拿番茄蘸白糖吃。(啥?)








继续阅读

2008-12-03(Wed)

獨普文字(明明完坑了但是大家都不承認!可惡)

只是把從前寫的文字拖上來...



继续阅读

2008-12-03(Wed)

獨普文字(其實寫得已經不短了)

[獨普]其可休十月三日分明是結婚紀念日
消失了一了百了?軍曹不能太便宜你了這可是個大包袱呢。
——不但不文藝反而很糟糕的題記

继续阅读

2008-12-03(Wed)

獨普文字(對不起只有這么點)

短篇完結~咩~



“West今年新年我們應該怎樣慶祝呢?”
“和去年一樣放煙火吧。”
“不行去年放煙火把白鸛嚇的連蛋都沒生一個,今年絕對不行!”
“……白鸛有那么重要?”
“當然我在東邊跟白鸛對了那么久已經對出感情來了!”
“對出感情了?”
“啊。”
“感情連蛋都生出來了?”
“滾。”
結果是最后誰都沒滾,大家決定新年的時候把門一鎖去羅德里希家放煙火。
原因一、他家沒有白鸛。
原因二、可以順便去聽新年音樂會。

如果不是普魯士自由邦了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可以做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如果不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了基爾伯特·貝什米特還可以做勃蘭登堡州,如果連勃蘭登堡州都不是了他還可以去奧地利繼續當他的條頓騎士團。因為他原本就不是普魯士,原本就不是德意志,原本就不是勃蘭登堡。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有時候會問路德維希,“West,我是國家么?”
這是個辨證性很強的問題,又是個哲學思考很深的問題。雖然普魯士在德意志聯邦里是出了名的沒文化,但是并不是說這個家伙真的沒文化。由于日耳曼全家都精神分裂的詛咒,普魯士的名產就是思想家、科學家,以及外逃的思想家和科學家。順便說一下鄰居波蘭的名產是美麗的公主們和嫁出去的美麗的公主們,難怪菲利克斯喜歡女裝和粉紅色和可愛的東西。

——本大爺可是一直活的好好的,即使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即使流著淚說一個人很快樂還是活的好好的。

下次去給弗里茨老爹掃墓的時候帶上一筐土豆吧,土豆花其實也挺漂亮的。

Fin.
2008-12-03(Wed)

[独普]Kalte Hände, warme Liebe.

廢言時間:
一、普憫默認等同于東德,才沒那么容易讓他死呢,才不會讓他死呢,馬鹿如果已經很慘了如果這么死了就太便宜他了……TAT(喂!!!
二、因為種種原因決定好歹讓普憫享受一下幸福的感覺,雖然他虐起來更上手……(喂!!!
三、捏它的解釋保留到文后(被PIA飛
以上。

继续阅读

2008-12-03(Wed)

日耳曼一家歷史有愛妄想談

歷史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混亂且殘酷的,但是我們可以用大黑塔利亞宇宙精神來萌化之,于是,便有了以下的東西……

继续阅读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