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4(Sat)

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歌词翻译脑补

ああ一緒に駆け抜けたいんだ
自由に羽ばたける場所へ

……/////身为普厨脑补独普果然是生存动力!(被PIA飞)

继续阅读

2010-07-30(Fri)

[独普超短打]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

好久没吃小甜饼了!于是自己做!咩!(啃啃)

继续阅读

2010-07-08(Thu)

[?]亲分分~

我娘说我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我怀疑是不是隔壁凌晨看球我在睡梦之中无意识听到了。
以下是俺今早凌晨的梦:

亲分分~(´・ω・`)


西班牙和德国就要开球了,有人就问贵族说,“你支持谁啊?”贵族就郑重又庄重地回答:“都是前夫(虽然其中一个被判为非法婚姻)我也不好说……”
结果踢完之后亲分乐不颠地去找贵族,结果看到阿西抱着贵族哭然后贵族说:
“笨蛋先生!您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让着小孩点?!”
阿西听了哭的更厉害了。
亲分分(´・ω・`)。

亲分于是跑去找子分,结果发现小意抱着子分哭,子分就数落自己弟弟“哭什么哭?!昨天不是还很HIGH地唱希望土豆混蛋输掉吗——吱!”接着子分就在小意但是、咩、但是、咩的眼泪攻势中,跟着一起嚎啕大哭了。
亲分分没机会上去搭话,(´・ω・`)。

亲分分又走啊走,他想起‘俺还有恶友弗朗吉嘛~’然后就去找世界的玫瑰弗朗吉了。结果看到阿普和法哥坐在一起,眼神呆滞地灌酒。这俩在看到亲分的瞬间,眼神瞬间变成了地狱恶鬼“呜呜呜呜呜呜呜……下来陪我们吧陪我们吧……”
亲分分看着眼神死的恶友们,(´・ω・`)。


FIN.

如果阿西赢了,情景会倒过来,不过表情是胃痛而不是(´・ω・`)了。
亲分分这次好棒~XD
阿西要再加油四年后再战~
2010-06-19(Sat)

[普独普]速写

基尔伯特穿好外套准备出门。临行前他检查了一遍家里的水电以及煤气开关,确认一切各归其位之后才锁门出发。家中唯一的车一早被基尔伯特的弟弟路德维希开出去上班——基尔伯特沿着人行道边狭窄的台阶走猫步,步伐轻快如跳跃的羚羊。
基尔伯特并不在乎自己走了多久或者多远,在人海车河之中他总能一眼认出路德维希和他宝贝的梅赛德斯。那时他会像在纽约拦出租车一样追着车招手,然后在允许停车的情况下车总会停下来。基尔伯特还没有遇到过路德维希和他的车没法停下来的情况,毕竟他还没徒步走到过高速公路上,而路德维希也从未把车开进过地铁站月台里。

一路上路德维希往往沉默不语,与后座上——自从基尔伯特抢过一次方向盘之后,路德维希就禁止基尔伯特坐在前座——聒噪程度赛过摇滚乐电台的基尔伯特形成对比。基尔伯特有时会边说话边透过内后视镜观察路德维希的表情,有几次路德维希的目光会与之交汇几秒,然后迅速移开。基尔伯特便会打从心底笑起来,但他的嘴角永远弯成新月的弧度,于是这笑容是否发自内心也让他人无从得知。

晚饭后路德维希洗完碗便将自己关进书房。基尔伯特抱着软绵绵的沙发垫蹲到了沙发上,他光着脚,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只抽出一只手拿着遥控器指向电视。他故意将声音调的很大,然后眼光飘向二楼的书房,几分钟之后基尔伯特拿出手机开始玩拼字游戏,电视就那么开着。


前东柏林市区有一栋朴素到几近简陋的公寓内,基尔伯特坐在床上,空空地看着窗外。路德维希不在身边。他知道这一天会来临,但是已过去数周基尔伯特却仍旧无法习惯这种日子。基尔伯特与路德维希朝夕相对的日子百年来屈指可数,而基尔伯特要习惯的是一种他早已习惯的日子,他在怀念一个从未养成的习惯。

基尔伯特醒来,电视仍旧开着,被按到了静音。家里那三条聪明得成了精的狗不知何时占领了沙发前的地毯,战利品包括压在腊肠犬身下的基尔伯特的拖鞋,金色那只口里还衔着遥控器。

有朝一日基尔伯特会被回忆淹死。

路德维希从睡梦中醒来,手机屏幕幽蓝的荧光虽然微弱却足够照亮基尔伯特与自己。基尔伯特侧躺在他身边俯视着,左手轻轻捋着路德维希的刘海,右手举着手机。接下来手机的闪光灯亮了并发出“咔”的一声。基尔伯特扣上手机,撑起身子吻了路德维希。


FIN.
2010-06-14(Mon)

[独普]开出蓝色小花的矢车菊

特别鸣谢:
一、阿全心之友哟……的阁楼机器人趴罗
二、S酱大萌神!……的那张弱气到看起来营养不良的蓝色矢车菊玉照
三、阿杆及其背后灵安徒生爷爷(被揍死了)……“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

虽然复活节早就过去了,但是这文彩蛋好多...汗。

❀❀❀❀❀

继续阅读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