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0(Wed)

五十米拉牧场物语paro

因为sherry说想看什么叫真的种田文就写了,结果有点长……
八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真的种田文:
【五十米拉牧场物语paro】

车程只有三十分钟,但是等车的时间超过了两个小时。
早知道的话跟着导航走过来算了,从前和云老师修行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走过山路——里恩拎着行李想到。在ARCUS的导航应用上再三确认过之后,里恩合上导力器的盖子。穿过林荫道,朝着一间有些破败的木屋走去。
“请问,有人在吗?”虽然如此说着,里恩却没有站在原地等候回音,而是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自然而然地去推木屋的门,握下把手之后门轻而易举地被打开并未让里恩感到惊讶,反而心安理得地打量起木屋的内部来。
窗边便是一张朴素的木床,床头柜上面放着一盏台灯,一个空落落的柜子,一套桌椅,朴素到近乎和屋子外面一样破败。

“虽然说问了有没有人,不过主人没有答应就不请自来,您也真是有主人翁精神啊。”爽朗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里恩连忙回头,一个银发的年轻人靠在门口台阶的扶手上,随意又平和地对自己挥挥手。
“你好。”里恩微微欠身,明明对人的气息很敏感却不知何时让人出现在背后,常年习武的骄傲被打击让里恩稍微有点介怀,幸好还有正常人理解气氛的能力令里恩压抑住不悦,不动声色地观察起对方来。衣着朴素,态度随和,但是表情戏谑到略显轻佻,年轻男人身上带着海风的气息,大概是这个镇子上的人吧?
“所以说,为什么要带着行李鞠躬啊……你也不要太紧张了。”银发男子抓抓头发,又随意地朝着自己招招手,“本来听到声音还以为是有流浪汉入侵了,但是这种深山老林恐怕连流浪汉都看不上吧?你就是今天要来的那个冤大头吗?”说完,男人轻佻地眨了眨眼。
“……我是里恩·施瓦泽。”里恩干巴巴地回应道:“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冤大头。”
里恩话音刚落,男人便笑了出来,笑声爽朗而欢快,并无一丝从刚刚对话的上下文中看应有的嘲讽的风味。
“没有别人了,您好啊施瓦泽先生。我是库洛·安布斯特。镇长的孙子,”说着,库洛从扶手上直起身向屋内走来,“我来带您参观一下您未来三年生活的地方。”

刚刚的木屋,只是牧场很小的一部分,就连房间的本身也是木屋的三分之一,且不提无人搭理堆放杂物的贮藏室、年久失修被拉了纸带写上危险的通往二楼的楼梯,从后门出去之后所见可以用豁然开朗来形容。
和尤米尔老家温泉旅馆那种玩票性质的精致小田地不同,是真正的牧场,大块的土地,杂生的灌木,被踩出的田间小路与高大空旷的牲畜棚。
虽然有些荒芜,但是能看出也曾有过被精心打理过的时光。

库洛带着里恩在田间穿梭,介绍情况的同时也暗自打量着这位比自己更加年轻的外乡人。没有被这破败的情况吓得掉头就跑,也没有露出敷衍的神态,听得认真不说,眼里几乎要放出光彩。这个年轻人,也许能给自己的镇子带来新的活力……不,先等他能不能住满三年再说吧,也许等新鲜劲儿过去了三周就不向往田园牧歌要回归现代文明社会了呢。

和广告上说得一样——不,广告对于该牧场的现状,实在是语焉不详到有所美化的程度——押金仅付房子的,无租金,但是需要自给自足地将牧场打理起来,住满三年之后经镇民投票同意,可以取得赎买土地的权利,完全拥有牧场。简直就是付费租锄头金矿免费挖的陷阱一样……但是看过小镇的地理位置和牧场的现状之后又对这种广告有所理解。与其放着继续破败,不如交给人好好打理一下,怎么说都比抛荒更好。
也难怪里恩一过来就被库洛玩笑般地称作冤大头。
年轻的镇长孙子带着更加年轻的外乡人在田间转了一圈,再回来的时候已接近中午。
“牧场的情况你大概也有所了解了,”库洛站在门口,用拇指朝着房子与牧场的方向指了指,“下午你可以先收拾一下房子再好好休息一下,也可以来镇上逛逛。在相反的方向,抄近路的话十几分钟就到了。自行车的话因为上坡和台阶会有点难走,只能走大路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库洛犹豫了一下,“说起来你……会骑马吗?”
听到这里、里恩也突然愣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会的。”看着库洛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里恩补充道:“从前在老家的时候和父亲有打猎的经验,不但骑过,还照顾过。”
“哦哦,那就好了,镇上有马站——虽然说现在你感受不出来,但是旺季的话,租几天马可真是能帮了大忙了的。”库洛一边笑着拍里恩的后肩一边说到,同时用脚踢了踢门口挂着奇怪牌子的箱子。
“这个是出货箱,你以后种的货,晚上分类放进箱子去,我第二天就会来帮你收走,价格按照玖莱农会的收购价来收,钱也会立刻转到你的账户上。有多少都没问题,这样销售问题就不用你担心了。”说着库洛拿出ARCUS,给里恩展示了一下应用,“啊如果你想卖更高一点的价格,也可以等海市的时候,一起坐船出去。平时万事有大哥哥我,但是那个时候,你可能肯定就会想去租马回来了。”
“海市?”
“啊就是海上的集市,是玖莱传统……说起来你中午打算在哪里吃饭?下午怎么过?不如和我到镇上,先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哎?哎。”

从以雪景和温泉而闻名的家乡,来到滨海小镇的牧场,第一天的生活便开始忙碌起来。
熟悉环境,熟悉人,熟悉一秒钟前还是陌生的一切事物。
里恩·施瓦泽坐在床边,借着床头灯的灯光在日记上写下今日见闻——虽然记录内容比起日记已经更像是备忘录了——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决定明天联系镇上的乔治先来检查一下老房子的电路并安装一下日光灯。第二天——不,明天,明天才是牧场生活的第一天,即将非常充实而忙碌吧,让里恩有种自己不是在逃避的错觉,他想了想库洛送自己回来时一副“我怎么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的表情从已经积灰的储物间找出一套老旧农具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修房子、整地、去工会所完善手续……
里恩又抬头看了看床头灯下那一袋库洛临走时硬塞给自己的芜菁种子:
“以后请多指教了。”

(tb没有c
2019-02-20(Wed)

二周目全羁绊凛凛的匆忙生活

二周目全羁绊凛凛的匆忙生活

8月20日:
早上去和库洛打招呼,看他在打牌坐下来了一局;回来路过电脑房看见闺女在找资料,问一下在干啥;这时隔壁传来修炼的声音,手痒和逗芭莉下去打了一盘;回舰桥时经过女生房间看见学生在打电话,忍不住八卦一下;这时被菲菲看到,说要做帮忙控制鬼之力的训练,一起下去后先被暴打一顿之后突然被告白。

8月21日:
早上起来帮尤娜做作业,发动全船人;帮阿修打扫房间;莎拉教官要去扫墓,看能不能帮着拿点儿东西,结果坟头蹦迪不说还做了吸尘器被暴打,好累;回来看到阿丽莎在忙机器人的测试,想看看能不能提供测试资料,总不会出什么意外吧,然而突然被告白接着又自顾自地被分手……莫名其妙回到船上,还好有猫,啊上次在纺织镇看到的缎带很可爱,带猫去放松一下吧。

8月24日:
前三天太忙都来不及写日记了,早上看到托瓦前辈在调查空难事件,提出了一点方向性建议,要是有帮助就好了;库尔特收到新剑,用瓦里玛载他下去帮他开开刃练手;回来在甲板上看到闺女跑路,太危险了一个女孩子到处跑,连忙叫瓦里玛追过去看果然危险!还好来得及!没了女儿叫我怎么办啦!吓个半死时马奇亚斯要去海都,叫瓦里玛载他一程顺便兜兜风吧;下午听说公主殿下要去扫墓,没有护卫太危险了虽然累还是瓦里玛载她一程吧,被迫在坟头弹琴唱歌;晚上回来被劳拉叫住进行了野外训练,瓦里玛一起飞去了阳灵窑附近,不巧下雨……她为什么要强吻我?总之今天的瓦里玛辛苦了。

8月26日:
因为通信封锁,和妹妹一起久违地回了一趟尤米尔的山里架设天线,说起来在山里感觉到了如芒在背的视线,难不成仍旧被情报部监视?还是诅咒的影响呢?有必要更加注意;回来听到尤娜说要去试船,独自一人去水边有风险,提议帮忙,果然遇上了水怪,还好跟去了啊;带学生们一起去海都放松一下吧,缪泽她的小型导力枪果然是自杀用途……现在的学生都在想什么啊?!没收!回来见到尤西斯遇到了紧急公务,瓦里玛载他回去巴利亚哈特,被招待了红茶;中午和艾利奥特一起听了广播,结果他朋友未经授权改编了他妈妈作的曲子当成战歌演奏,帮忙阻止了一下(顺便听了一场不错的演奏);下午回来听艾玛说有解除诅咒的方法,想着就算我有危险也务必要尝试一下结果有危险的居然是她!稍微严厉一点反而被训了一顿还被说惹哭女孩子……下次考虑一下更温和的措辞吧。总觉得今天比往常更累了。

8月27日:
库尔特收到了罗兰元祖双剑的另一把,陪他练了一下手;劳拉知道父亲还活着,但是子爵阁下可不是轻而易举能打败的,想着去岛上练习结果遇到上位恶魔埃雷波尼亚,正好练手;回来时遇到塞利奴和古利亚诺斯,不放心追着去看了一下,又被薇塔小姐当做是塞利奴的陪练,用来练手……盖乌斯觉得船上训练室效果有限,本来都做好陪他去诺尔德练手的准备了结果他和沃雷思准将马上对练了起来,感觉当裁判不比练手轻松;载盖乌斯回来时在甲板上看到托瓦前辈,听她说等着去诺尔德空难失事地点祭拜父母,啊早知道刚刚带上她就好了,再来一遍吧;回来喝杯咖啡结果遇到教官,觉得上次和教官上坟搞砸了还是要补偿一下,于是一起又去祭拜了一遍巴雷斯坦大佐;回来看到公主殿下为了一封信愁眉不展半天了,说不定和刚刚的玛雅一样的烦恼,问了一下果不其然,还是护送一下吧;下午被缪泽邀请去海边放松,这孩子什么都闷在心里,本想好好开导一下……居然被亲了!居然是在这里等着我吗可恶输了,不愧是指挥手!好不甘心啊?!

8月29日:
早上在甲板碰到阿修,本以为是和朋友在打电话聊天,但是仔细听听似乎老家出了事,举手之劳自然要帮帮学生;正巧逗芭莉问哪里修铠甲,于是介绍了奥尔迪斯的工房,说起来女孩子脸上皮肤果然比较细腻吧居然一冰就会发红,下次开玩笑果然要注意;回来时在甲板看到女儿也在打电话,果然甲板信号会比较好吗……听说要去搜索黑工房,担心女儿的心理健康所以跟过去了,结果被揶揄,到底是谁教她的啊?!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不提也罢;送尤娜返校进行网球训练,想着打打球放松一下吧,结果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发言……到底是谁教她的啊?!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不提也罢;艾丽泽要回艾琳之里给道具附魔,想着那边前些日子不是被袭击过吗,正好也回去确认一下安全……我的妹妹在想什么,到底是谁教她的啊?!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不提也罢;看到菲菲对着雪茄触景伤情,还是陪她去给猎兵王上个坟吧,抽雪茄表敬意结果差点把肺咳出来,还被菲菲擒抱……猎兵王请原谅我,还是不提也罢了;路过电脑室发现亚丽莎因为公司有事要回卢雷,隔着大半个帝国果然还是送一下她吧,拜托瓦里玛开着精灵之道把她和雪伦一起带过去了,不过,不仅是公司,她也有令人烦恼的家人啊,真是难兄难弟,握住她的手鼓励了一下,共勉;送瓦里玛回格纳库的时候看到库洛在大包小裹做着准备要和奥尔迪奈……等等不会是要跑路吧?!必须跟去!幸好是破产老板慰问前员工家属,这样和库洛也是心意相通的搭档了;午休时可能因为没时间喝咖啡被艾玛问要不要做一下香薰理疗,她这次不会用禁术了,看起来上次的温和沟通法有效了,可喜可贺……怎么说呢一觉醒来确实是疲劳度有所减少,但是虽说是灵魂体但是彼此看得太通透了的确太哈子嘎西了,绝对不能告诉别人。绝对。

(๑•̀ㅂ•́)و✧
2010-09-04(Sat)

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歌词翻译脑补

ああ一緒に駆け抜けたいんだ
自由に羽ばたける場所へ

……/////身为普厨脑补独普果然是生存动力!(被PIA飞)

继续阅读

2010-07-30(Fri)

[独普超短打]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

好久没吃小甜饼了!于是自己做!咩!(啃啃)

继续阅读

2010-07-08(Thu)

[?]亲分分~

我娘说我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我怀疑是不是隔壁凌晨看球我在睡梦之中无意识听到了。
以下是俺今早凌晨的梦:

亲分分~(´・ω・`)


西班牙和德国就要开球了,有人就问贵族说,“你支持谁啊?”贵族就郑重又庄重地回答:“都是前夫(虽然其中一个被判为非法婚姻)我也不好说……”
结果踢完之后亲分乐不颠地去找贵族,结果看到阿西抱着贵族哭然后贵族说:
“笨蛋先生!您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让着小孩点?!”
阿西听了哭的更厉害了。
亲分分(´・ω・`)。

亲分于是跑去找子分,结果发现小意抱着子分哭,子分就数落自己弟弟“哭什么哭?!昨天不是还很HIGH地唱希望土豆混蛋输掉吗——吱!”接着子分就在小意但是、咩、但是、咩的眼泪攻势中,跟着一起嚎啕大哭了。
亲分分没机会上去搭话,(´・ω・`)。

亲分分又走啊走,他想起‘俺还有恶友弗朗吉嘛~’然后就去找世界的玫瑰弗朗吉了。结果看到阿普和法哥坐在一起,眼神呆滞地灌酒。这俩在看到亲分的瞬间,眼神瞬间变成了地狱恶鬼“呜呜呜呜呜呜呜……下来陪我们吧陪我们吧……”
亲分分看着眼神死的恶友们,(´・ω・`)。


FIN.

如果阿西赢了,情景会倒过来,不过表情是胃痛而不是(´・ω・`)了。
亲分分这次好棒~XD
阿西要再加油四年后再战~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留言箱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时不时失踪一下...